梅西获人生第六座金球奖:所有的成功都不是偶然

通过admin

梅西获人生第六座金球奖:所有的成功都不是偶然

这是他人生中的第六次获奖,超越一直和他并列的C罗(五次),成为国际足球史上第一人!

梅西说:“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没有停止工作和梦想,每年都努力提高自己,接下来我会继续努力工作,享受工作!”

一位老人无法排尿,情况危机,飞机上工作人员广播寻求帮助,当时同一班机的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外科医生张红与海南省人民医院血管外科医生肖占祥挺身而出。

危急时刻,肖医生利用便携式氧气瓶面罩上的导管、注射器针头、瓶装牛奶吸管、胶布自制了穿刺吸尿装置,并由张医生亲自用嘴吸出尿液。

全程37分钟,张医生持续为患者吸出尿液,肖医生也不断根据膀胱积尿情况调整穿刺位置和角度,确保尽可能多地排出尿液。

张医生回答:“当时情况紧急,一时也想不到其他更好的方法…只能说是天职所在吧!”

面患者,根据现场条件制作简易穿刺导尿工具,辅助变换协助排尿,承担出血、气腹和感染等并发症风险,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医院为肖占祥主任感到骄傲和欣慰。

医院还表示,将号召全体医务人员向肖占祥主任学习,学习他高尚的医德、精湛的技术,以及特殊环境下救人的勇气和担当。

两位医生高尚的医德令人心生敬佩,而他们能在如此复杂的环境下,没有借助医疗设备,只是就地取材,得以让老人转危为安,这跟他们精湛的医学技术分不开。

所有的成功都不是偶然,是两位医生几十年来所积累的经验,是他们几十年来所学的医学知识拯救了这位老人。

那是在1969年,抗疟药物研究取得初步进展,屠呦呦老师被“523”办公室派往海南岛。

39岁的她临危受命,翻阅上百分中国古代医学典籍,从中汲取创新灵感,希望能找到一味中药,为治疗疟疾奠定基础。

但她没有放弃,而是严格要求自己,认真负责,而且当时这个任务要求明确,必须完成。

此时,她丈夫李廷钊老师被下放到云南的五七干校进行贫下中农再教育,她却因手上的研究任务无法离开,两个孩子没人照顾,不得已送去寄养。

即使困难重重,屠呦呦却始终没有放弃,此时,她已经对200多种中草药进行了研究,依然颗粒无收。

不服输的屠呦呦,继续查阅古代医学典籍,某天她无意间读到晋代葛洪的《肘后备急方》,书中提到一条处方,说是可以治疗疟疾导致的的发热症状。

屠呦呦之前用青蒿提取物做过试验,但没有成功。她突然冒出一个灵感,莫非是之前实验时,提取过程中的温度过高,药物的效果被破坏。

于是,屠呦呦决定,改用低沸点溶剂来提取有效物,以此模仿书中的古方,她将青蒿提取物,用于疟疾细胞进行试验,结果发现对疟疾抑制率高达100%。

可是当把青蒿用于动物试验时,结果并不尽人意,有些痊愈,有些却好像中毒,没有人敢肯定这个药物对人体是否安全,但屠呦呦坚持青蒿对人体有效且无害。

她要求亲自实验,明知可能会危及生命,她还是住进医院,以身试药。在试药期间,身体各项指标正常,显然试验成功了。

有一句话说得好:“生命的意义在于付出,在于给予,而不是在于接受,也不是在于争取。”

在20世纪50年代,面对西方国家不断加压的核威慑,成立不久的新中国做出决定,要发自己的核潜艇。

1958年,中国核潜艇工程正式立项,黄旭华是研制队伍中的一员,当时,这队伍中没有一人见过核潜艇的样子。

因西方国家严密的科技封锁,黄旭华和同事们只能从浩瀚的报纸杂志中搜寻所有和核潜艇相关的资料。

他们打破了常规程序,边研究、边试验、边设计、边基建、边生产。没有计算机,成千上万的核心数据,他们就用算盘、计算尺来计算。

一做就是三十年,在全心研制核潜艇期间,黄旭华没回过一次家。直到父亲去世,都不得知儿子的真正工作是什么。

最后,黄旭华的母亲得知自己的孩子成为了中国核潜艇的总设计师,还是在一篇关于中国核潜艇的公开报道中看到的。

1988年,也就是离开了30年后,黄旭华终于回到老家,与93岁的母亲重聚。

后来黄旭华的母亲离世,因为思念母亲,一直把母亲留下的一条围巾带在身边,冬天就围上,这样可以让他觉得母亲一直都在。

黄旭华成功背后是与父母30多年的不相见,为了国家的未来,他不能陪伴照顾父母,为了核潜艇,他只能忍受无数个日日夜夜思念亲人之苦。

关于作者

admin administrator

发表评论